金融风暴下的英超变局

金融风暴下的英超变局

曼联这样的球队可以凭借知名度而屹立不倒,而热刺等次级强队则被一把刮进了降级区。假如不是英超每年高达15亿英镑的总电视转播收入的话,英超将在这场危机中难以为继。试想,如果曼联一旦成绩不佳,球队收入自然受影响,那每年6000多万英镑的还贷款就能将格雷泽的资金链压跨。冠军球队尚如此,生活在金字塔底层的俱乐部自然惶惶不可终日。

分析当今世界职业体育的现状,可以很明显地发现,职业体育对于资金链的依赖已经达到了生死攸关的程度。在目前流行的大投入大回报的操作模式下,一旦收入状况出现巨大的波动,职业体育便将面临无法继续运作的危险。本赛季,赫尔城给了人们一个很好的启示。目前,“老虎队”高居积分榜三位,债务上同样一清二白。主席保罗·达芬深知赫尔城过去也陷入过破产危机,所以在经营俱乐部时十分谨慎,目前球队没有任何债务,因此次贷危机对球队的打击也微乎其微。

但现在参与英超游戏除了要有赫尔城这样的运气外,最基本的条件就是金钱。建立在30亿英镑贷款的基础上,这样的游戏也如在钢丝上跳舞。美国和俄罗斯的资本在英超有疲软之势,而来自阿拉伯世界的金元则一次占了上风,而且比阿布带来的震撼更大。英超的格局也由此改变。

英超整体上还能避开金融风暴的影响,还有赖于其国际化的脚步走得快。增长趋势不减的海外转播收益,是英超转嫁危机的手段之一,他们可以到远东继续开拓市场,这一点和NBA有异曲同工之妙。于是,当英足总再提“39轮联赛”时,只有曼联和利物浦两支球队竭力反对(他们或许害怕自己的地盘被占)。

而当官僚们拿30亿英镑债务说事时,得到的总是嘲讽。《泰晤士报》专栏作家嘲笑英足总主席特里斯曼说“一个人坐拥3.415亿别人的钱,他是个开心人爵士(PleasedMan),而我们通常叫他特里斯曼爵士(LordTriesman),英足总主席,一个负债累累还自鸣得意的人”,英足总本身负债超过4亿英镑,和20家英超俱乐部相比,只比曼联和切尔西少。

俱乐部对于负债问题,通常用盈利前景相抵(每年球队至少有3000万英镑转播分红),由此乐观看待。但引发金融风暴的不正是次贷危机么?假如这次风暴只是个开始,那英超的刺激游戏会不会成为一个噩梦呢?

他信手中的曼城只是一件可以随意甩卖的T恤,但到了阿拉伯人手里可就是金盔甲。当阿布扎比财团入主的时候,他们受到曼城球迷的夹道欢迎。蓝军球迷不管别人以“暴发户”相讥,在市政球场挥洒亿万面额的“阿拉伯英镑”。

阿布扎比确实也带来不同。曼城的新老板阿勒纳哈扬是阿布扎比财团的实权派人物,他的家族拥有超过5000亿英镑的总资产,是阿布40倍左右。这位来自阿联酋的石油大亨已经扬言,要用难以想象的花钱方式震撼整个足坛。他入主的一件事就是横刀夺走罗比尼奥,而后者的巨星风采也极大提高了曼城的知名度。

以曼城为模板,利物浦也很可能成为二家阿拉伯俱乐部。希克斯今年曾否决了合伙人吉列特出售其手里股份的议案,但两位美国富翁期待着能够重新回到谈判桌上,因为萧条的经济大环境已经大大削弱了两位老板的雄心壮志。迪拜财团DIC对收购利物浦仍然有很大的兴趣。据最新消息称,迪拜财团DIC在谈判桌上的那份报价已经从4亿英镑提高到了5亿英镑。希克斯和吉列特也明白,7个月前由他们个人资产担保的苏格兰皇家银行和美联银行的350万英镑再融资贷款合同即将在明年1月25日续签,但两家银行显然对他们延缓6个月的提议有所疑虑,他们必须在明年1月前决定是继续执掌还是出售俱乐部。

如果利物浦不抓紧,那上赛季的降级队查尔顿将有可能赶在他们之前穿上阿拉伯袍。中国球员郑智所效力的这家小俱乐部,日前收到来自阿联酋迪拜Zabeel投资集团的现金报价——收购这家伦敦俱乐部只需要3000万英镑,不过一些阿拉伯富商财产的零头。一旦收购成功,查尔顿无疑将成为“英冠曼城”。

利物浦目前并列积分榜首席,似乎与俱乐部的安稳有关。而这种安稳,倒要拜次贷危机让两位老板的身家大幅缩水,贝尼特斯在夏天转会市场上也只能以卖补买,丢掉了克劳奇等人之后,才得以高价转入罗比·基恩和里埃拉等新援。这倒也保证了球队阵容的稳定,因此利物浦的成绩节节攀升。

唯一让球迷遗憾的是,红军的新球场计划将被搁置。这座名为斯坦利公园球场属于利物浦城区改造中的一部分,但吉列特和希克斯为此需要从美联银行贷款2亿英镑,这家当初借收购首期款给吉列特和希克斯的银行,如今正在被富国和花旗两大银行抢购中,利物浦如今正难以确认这笔贷款找谁要。为了紧缩银根,利物浦市议会的议长博纳姆干脆提议这座城市的两支球队分享一个球场(埃弗顿也有新球场计划),但立马遭到利物浦CEO佩里的反对:“分享球场不可能。除了俱乐部,球迷也不答应。”

同样感到拮据的还有阿斯顿维拉,他们本来就是一家量入为出的球队,老板勒纳对主教练奥尼尔也是有求必应,但追求复兴的他们今年买卖动作不大。维拉球迷可以放心的是,勒纳的8亿英镑身家在次贷危机中并没有受到太大威胁。同样没受威胁的还有桑德兰的大股东埃利斯·绍特,这名德克萨斯州的商人在9月底巨资收购桑德兰俱乐部30%的股份,逆风飞扬之壮举令人艳羡,喜得主教练基恩喊出买维埃拉来当手下的狂言。

曼联的球衣胸前赞助商AIG在美国金融危机中严重受伤,未来两年的2800多万英镑赞助差点飞走。不过,格雷泽未雨绸缪,近几年安排的亚洲之行赚足了关注度,来自沙特和迪拜的财团都在试探性问价,红魔毕竟是联赛与冠军杯的双重卫冕冠军。由于格雷泽当年是举债购买曼联,虽然他一再声称球队运转良好,但球队负债超过6亿英镑,在2012年前,每年要向银行还债6000多万英镑。即使去年曼联两线万英镑,但这只是持平。因此,媒体也猜测,一旦格雷泽被金融风暴卷入,曼联将很可能易主。

美国的喷嚏让英国感冒。当伦敦股票交易市场迎来灾难之后,纽卡斯尔的“胖子老板”阿什利损失了3亿英镑,他不得不在买入8个月之后就将球队卖出,请的临时教练金尼尔也是按场发工资。但纽卡本身内忧外患,阿什利只顾吆喝却不见买主。

最需要救助的还有热刺。老板、英国富商乔·刘易斯去年做了一笔亏本投资,他所持有的1200万股贝尔斯登股份在美国次贷危机中大幅跳水,从一年前的172美元暴跌至2美元,刘易斯为此损失近4亿英镑。于是白鹿巷不得不送走罗比·基恩和贝尔巴托夫,从而换来积分榜副班长的尴尬开局。唯一令人欣慰的是,这两名前锋为俱乐部带来了5000多万英镑的收入。但刘易斯手中80%的热刺,看似朝夕不保。

俄罗斯资本并非因为远离美国而不受波及。在次贷危机以及俄罗斯和格鲁吉亚战争的双重冲击下,俄罗斯股票市值也缩水50%,阿森纳的大股东乌斯马诺夫就损失了至少70亿英镑。好在阿森纳一直是一家经营良好的球队,他们虽然书面债务高,但大部分是新建的酋长球场的贷款项目。

而阿布手下的两家上市公司:钢铁制造公司Evraz和矿业公司HighlandGold市值大大减少,这也给切尔西老板造成了总共多达120亿英镑的经济损失,切尔西由此也进入了一个冬季。俄罗斯大亨最近几年连续为球队投入,俱乐部以借贷的名义收取他的投资,因此也“欠”下6亿多债务。到了本赛季的转会期,切尔西的动作明显滞后,导致罗比尼奥被曼城截杀。

危机之中,阿布不得不推迟原定于10月举行的婚礼。阿布自与前妻离婚之后,和朱科娃的爱情也随之曝光,不过在两人即将走进婚姻殿堂的时候,阿布却不得不焦头烂额地应对经济危机时期的各项事务,因而没有闲暇准备婚礼。据朱科娃的友人透露,阿布向自己的未婚妻解释了眼下世界经济形势的危急,以及他必须一天24小时关注局势以确保安然渡过这场风波。朱科娃非常宽容地对未婚夫的决定表示理解,而这场奢华婚礼也许将延迟到新年进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lwjx.com/,英超利兹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